还新春纯民间性质

圣诞节、元旦已经过完,春节又将接踵而至。一些学者们也开始了他们一年一度的忧患行动———河南民俗学家高有鹏教授甚至发出了一个《保卫春节宣言》。他认为春节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,在今天全球化的文化语境下,应注重对它的“保护”。

一样事物,只有当它濒临灭亡或者受到致命伤害,并且业已丧失起码的自我保护能力时,才需要外力的保护乃至保卫。而春节具备这样一个基本的逻辑前提吗?在我看来,显然不具备。如今的春节,实际上并没有淡化,高有鹏的挽歌和疾呼是无的放矢。

春节和年的概念,源于农耕文化,是一个发轫于农业社会的民间节日。按说一切节日都有其产生的特定文化背景,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文化生态的改变,其性状与形态也会因之变化。春节当然亦无例外。当今社会经济文化形态与民初相比,已具天壤之别,按理说作为“顺应农时”的民间节日,春节理应逐渐式微才对。但实际情况却是,如今的春节不但没淡下去,反倒被搞得越来越隆重了———不但民间大行其是,年年的春运都似排山倒海;政府也在此期间组织表彰、动员、宣传等活动,大小电视台更是强势介入,仅央视一场晚会,其气势不知胜过民间多少场圣诞狂欢。这样的春节,还用得着“保卫”吗?

我以为,春节不但不需要保卫,还应该适当降温。首先,还春节纯民间性质,官方最好不要在春节前后搞各种程式化和形式化的活动,让百姓自由自在、轻轻松松地过一个纯粹的农历新年。其次,民间也要移风易俗,借鉴一点洋节的过法,别一天到晚龟缩在家里大吃大喝,熬更守夜地“砌长城”。进而言之,索性像日本那样将夏历的传统节日改到公历过,把春节和元旦合二为一,也未尝不可。若真如此,其节约的社会资源必将无可限量,也大大地方便机关、团体、企事业单位做年度工作安排。

相关文章